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听说我很穷[娱乐圈]_ 第四十七块小甜糕-

时间:2021-07-05 11:58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苏景闲小说听说我很穷[娱乐圈] 第四十七块小甜糕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“啪”的一声, 施柔手机掉了。

    孟远的声音好一会儿才从听筒里穿出来,有些恍惚,“还真是、真是每天都充满惊喜啊……”

    施柔张张嘴,小心翼翼地, 怕刚刚是自己产生幻听了, “年年, 你真是思宁?”

    余年点头, “嗯, 如果说的是给郁青写歌, 前段时间又写了《古道》的主题曲的思宁的话,确实就是我。”

    孟远沉默几秒,突然道,“现在!马上!立刻给我回公司!”

    一小时后, 办公室里, 孟远捧着一杯冒着热气的焦糖拿铁,紧盯着余年, 看得分外仔细。

    余年不太自在地换了坐姿, “孟哥, 你在看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在看你是不是有三头六臂啊!”孟远啧啧感叹, “挂断电话之后,我在办公室大笑了三声, 心情十分舒畅!”

    他挑眉, “现在我们来说说正事, 赶紧交代, 你怎么跑去写歌的?”

    “算是爱好吧,高中的时候,我就会自己随便写写歌,”余年仔细道,“三年前,我外婆也去世了,就剩了我一个人。那时候花钱的地方非常多,留下的存款眼看着就要没了,我就想着,不能坐吃山空,我得赚钱才行。”

    “但那时候在读书,还没想好钱应该怎么赚。后来有一次,我姐到我家来看我,正好看见我写的曲子的手稿,哼了几段觉得挺好听,就让我弄个完整版给她。当天晚上我就整理好交给她了,她拿回去给经纪人看了,之后联系我说,审过了。”

    孟远没忍住插话,“然后你就开始给郁青写歌了?”

    “嗯,我当时攒了不少成品半成品,整理了一下,都给了我姐,让她自己挑。后来很快,我姐就出了新专辑,就是叫《一无所有》那张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《一无所有》是当年的销量冠军,当时很多人都在好奇,那个叫‘思宁’的词曲人到底是谁。”孟远记得清楚,“郁青出道,前两张专辑都没多大水花,反倒是带资进组拍戏,票房成绩不错。她以歌手的身份火起来,就是在《一无所有》之后。”

    喝了口热咖啡,孟远又问,“你那时候多大?十八?”

    “嗯,十八。”见孟远又盯着自己上下打量,余年全数坦白,“当时我年纪小,我姐说写歌也看资历的,年纪小了显得不可靠,还会被压价被欺负,甚至有时候连维护自己作品的权利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确实是这样,所以你就神神秘秘的,也没用真名?”

    “对,而且当时我在读书,不想因为副业影响学习,所以就只给我姐写歌,没接其他人的约歌。我姐把我护得很好,一直没有别的人知道‘思宁’到底是谁。”

    孟远没憋住,“真是信了你的邪了!这是什么见鬼的理由?你知道圈里说的是什么吗?思宁出产量低,肯定是因为出来的歌都是精品,精品哪有这么好出的,要不就是废稿特别多,要不就是写的特别慢!”

    他一拍桌子,咖啡杯都跟着震了震,简直难以相信,“结果呢?竟然是因为在读书,不想副业影响学习?你逗我?”

    “是真的,”余年解释,“我大学念的不是历史系吗?一个老教授很看重我,准备收我当关门弟子,继承衣钵,所以布置的课业很重,各种大小研讨会、学术交流会都会带着我去。后来我毕业,决定进娱乐圈当歌手,老师还生了我很久的气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孟远已经不知道摆什么表情了。合着,写歌真的是人家的副业。

    他突然想起,郁青专辑接连大火、霸榜几个月的时候,红的不红的,大小歌手,明里暗里都想找思宁约歌,但死活找不到人约不到歌。

    那时候,余年应该在……上课和考试?或者跟着导师到处飞,参加学术研讨会?

    一想到这个,孟远脸上的表情又萧索了几分。

    哦,真的是副业。

    施柔好奇,“那年年,你为什么要叫思宁啊?”

    余年笑道,“因为我外公名字里有个‘宁’字。”

    发现余年笑意略微淡了一点,施柔怕触到余年的伤心事,点点头,没有再多问。

    “不对啊,”孟远忽然想到,“你写了这么多歌,一首比一首火,那你怎么还这么穷?穷得外卖都点不起,衣服还靠一打一打批发!你那些版权费都去哪儿了?歌火,数量接近二十首,再怎么算,这笔钱也应该不少吧?”

    余年老老实实地回答,“音乐著作权协会每半年会结一次版权费给我,不过都花完了。”

    孟远觉得腮帮子有点疼,憋了憋,还是劝道,“不是我说,年年,你的投资眼光真的不是一般的差啊!”

    余年只是笑,没有争辩什么,自然地换了个话题,“还有就是,我没告诉孟哥您我是思宁这件事,其实是想给自己留条退路。”

    孟远点头,“怕我不高兴?不会。我之前想过,大概能理解你的想法。歌手可能会因为各种乱七八糟的事情被黑、被雪藏、甚至不得已退出娱乐圈。但就算到了那种境地,只要护好马甲,不让别人知道思宁就是余年,你词曲人的身份就不会受到任何影响,就还能继续写歌卖歌,对吗?”

    “对。”余年松了口气,笑道,“孟哥您懂我。”

    孟远哼笑,“那当然,你那点小九九!”他又换了个姿势,慢悠悠地喝了口拿铁,感叹道,“哎呀,这可怎么办啊,孟爸爸的眼光是有多好,一个不注意,竟然把你这颗钻石都给扒拉出来了!还自带马甲!签一送一!”

    施柔见孟远又开始膨胀了,捂着嘴悄悄笑。

    余年等孟远说完,才问道,“那孟哥,我们现在怎么办?”

    孟远正经了表情,“这件事主要在你。要是你不想曝出思宁的马甲,那我们就走薛雅林那个路数,起诉造谣的人。”

    余年思忖,“但就算走法律途径,还是会有很多人认定,就是代写,对吗?”

    “对,洗不白,对于创作型歌手来说,代写,抄袭,一辈子都洗不掉,十年之后还有人翻出来说。这就是网络舆论的可怕之处,无数人都坚信自己认定的就是真实,根本就不会去管事实到底是什么情况。”

    孟远叹气,又道,“如果你愿意曝出思宁这个马甲,那就好办了。哪儿有自己给自己代写的?那个姓姚的,脸都要肿!”

    余年没有犹豫多久,坚定道,“我不希望,别人给我贴上‘代写’的标签。”

    “好!我就喜欢你这性子!受委屈了被污蔑了,憋着能把自己憋死,就是要利利落落地反击回去!”

    孟远又笑,“啧,姚扬从曝李尹代写那里尝到了甜头,又泼了薛雅林一身的脏水,可惜热度不怎么大,没达到他的目的,又转头想拉你下水。但他转发的番茄论坛的帖子,态度不明不白的,这样可不行。人得为自己的所作所为负责,不是吗?”

    他转了转手里的咖啡杯,笑容可称温和,“这次就让他长长阅历,体验一下,什么叫踢到钢板了!”

    一直认真听着的施柔还有些迷糊,“孟哥,那我们怎么做?”

    孟远问施柔,“我就问你,今天几号?”

    “一月一号,元旦节,今天年年参加的,不就是翡冷翠的品牌新年活动吗。”

    孟远:“年年今天还没更微博吧?”

    余年懂了孟远的计划,忍不住笑道,“对,我还没有录祝新年快乐的视频。”

    施柔想到了什么,但又思路又不太清楚,见余年跟孟远对视了一眼,总觉得两个人都焉儿坏焉儿坏的。

    下午三点,余年微博更新了一段视频。

    视频里,他一身清爽干净,穿着白色的大V领宽松毛衣,坐在沙发上,笑意盈眼,“今天是新的一年的第一天,祝愿大家平安顺遂!”

    聊了几句日常后,余年拿过一张不大的海报,笑着介绍,“这是我新专辑的宣传海报,先给你们看看,挺好看的吧?

    这张EP里一共收录了五首歌,其中一首是由江澄老师和姜博老师合作创作的。另外四首歌,作词、作曲、编曲,都是由我自己完成。整张EP大概会在三月制作完成,我自己非常期待……”

    视频发出后,不到一分钟,评论就破了五位数。

    “——年年新年快乐!抢前排!啊啊啊啊超期待EP!出了一定买爆!”

    “——抢前五千怎么就这么难!你们都住在微博吗?啊啊啊年年新年快乐!海报好美!重点是!词曲编曲,竟然都是年年吗?这么一体机真的好么!明明可以靠脸,年年你何必要靠才华!”

    “——我草老子是见识了,有这么恶心的人?还敢说写词写曲编曲都是自己来的?卖才华人设就不怕崩?李尹和薛雅林就是前车之鉴啊新人!老子坐看好戏!”

    “——实名呕吐了,用着别人的心血成果,署上自己的名字,然后还志得意满地说,自己非常期待。为了名利为了圈钱,真的是什么道德都不顾了?@词曲人姚扬,姚老师快来看看这丑恶嘴脸?”

    “——说年年是代写的,证据拿出来啊!就凭几张分析的图,就要把罪名坐实了?你们是开天眼了?”

    很快,继#余年代写#和#思宁#两个tag上热搜后,#余年新专辑#也跟了上去,前六里,和余年相关的就占了三个。而排在第七的,是#姚扬转发#。

    施柔一直盯着数据,孟远倒是淡定得很,和余年聊天,“MV拍的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很顺利,左铭老师说大概要六天,伴奏过门剪空镜,有几句歌词要连着换场景,所以就算加班加点,也要一周左右。”

    “行,好好拍,对了,我拿到了邀请函,有一个年终时尚庆典你要去走红毯,时间在一月十一号,那时候EP在搞后期,你时不时关注关注进度就行,左铭还是很靠得住的。”

    余年没有异议,“好。”

    孟远又笑得得意,“你不知道,左铭这人,天王老子都不服,但他就服思宁这种才华顶尖的,后期你要是有什么想改动的,直接跟他商量,哪儿需要你再磨一个星期。”

    余年点头,笑道,“嗯,有实力,意见想法才会被尊重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这个道理。”孟远拍拍余年的肩膀,“加油,安心拍MV,有动静了我跟你说。”

    余年到拍摄场地时,场工还在搭建场景,众人忙碌,暂时没他什么事。

    他先给郁青打了个电话,又发了信息给谢游和夏明希,把事情和孟远的计划大致说了。谢游回得很快,“好,下雨,注意添衣服。”夏明希可能是在忙,没有马上回。

    他刚准备放下手机,就接到了薛雅林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有空说两句吗?”

    “嗯,MV还没开拍,有时间。“余年大概猜到薛雅林是想说什么,直接问道,“是姚扬的事吗?”

    薛雅林也没拐弯抹角,“姚扬这个人,小伎俩小动作很多,你要小心。我之前被他盯上,都快脱层皮了。他喜欢买水军带节奏,什么脏的什么道德高帽子都有。他最喜欢的,就是泼不清不楚的脏水,反正不说清楚,追不了责。愿意信他的人不止会信,还会深信不疑,觉得他是个揭露娱乐圈阴暗面的正义使者,屁!”

    余年听她压着怒气说完,知道对方是好心提醒他,道谢,“谢谢你,我一定会小心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见你也被盯上了,就多说两句,你也别嫌烦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?我感谢还来不及。”

    “行,你跟你团队好好商量商量,看这情况,姚扬是打定主意,要踩我们造势,给自己艹人设,往创作歌手发展了。这仇我是记下来。”薛雅林语气是一贯的冷淡,“不说了,我去忙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好,再见。”

    果然,余年的视频发出去不到两个小时,评论数量就开始大幅度往上升,包括代写相关的话题热度,也蹭蹭地涨。

    评论风向更是一面倒,都在骂余年代写,甚至还有阴谋论的,说思宁到现在还不出现,说不定是被余年和郁青控制了,还在讨论要不要报警。

    孟远看得笑容都没了,“买水军控评骂人这手段,他孟爸爸早就不屑用了!”

    余年拧开保温杯,喝水解渴,“孟哥,你不是说要笑着看他们舞吗?”

    “说是这么说,但糟心啊!”孟远扔开手机,气道,“眼不见为净!”

    施柔拿了打印出来的一张纸过来,“孟哥,查出来了,在番茄论坛发实锤贴的好几个号,都跟姚扬的ip地址一样,基本可以证明是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孟远抚掌大笑,“好好好,我们就先走这一步。”

    下午五点过,一个娱乐号先把图抛了出来,“有网友发现,在番茄论坛上发余年代写实锤的,其实都是一个人。@词曲人姚扬,姚老师这是深藏功与名啊!”

    “——姚老师这是为了自保吧?理解理解,毕竟余年背后的星耀树大根深,姚老师一个小人物,就算抱着一颗揭露黑暗、给无数可怜人一个交代的心,肯定也会有所顾虑,不敢真身上阵。”

    “——说余年代写,先拿小号开好几个帖子泼脏水,大号再转发带节奏,畏畏缩缩的,@词曲人姚扬,真是走的好套路啊!”

    “——姚老师何必站在幕后?正面就是怼啊!这种人,就要往死里怼!我们都支持你!”

    很快,这话题直接被孟远花钱买上了热搜,热度暴增。

    施柔担心,“孟哥,姚扬会咬钩吗?”

    孟远语气笃定,“姚扬这种人,你孟哥见的多。从前一直躲在暗处,有一点小才华。一朝撕破脸,突然被人吹捧,冠上了闪亮光环,怕是他自己都要信了,自己真的是为了揭露娱乐圈黑暗的了。我现在都不用买水军吹他,夸他,只需要聚集在他微博下的那帮人的吹捧,他不止上钩,他还能上天!”

    孟远所料不差,当天晚上不到九点,姚扬就发了一条长微博,先是默认番茄论坛的帖子出自自己的手,说众人的夸赞和期许他受之有愧,他只是做了自己该做的,他自己的道德底线和做事准则,让他面对这些事情,无法做到袖手旁观。

    而且,他深知自己的作品被冠上别人的名字,到底是多么痛苦的一件事。也对娱乐圈这种艹才华人设的风气深恶痛绝,坚决抵制到底。

    另外他说他已经联系到了思宁本人,这件事,一定会给出一个交代。希望余年及余年的团队及时收手道歉,否则后悔莫及,还在最后圈了余年和孟远。

    孟远看完,笑出了声,“哎哟,厉害了啊,年年,他联系你了?”

    余年笑着摇头,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孟远:“厉害厉害,孟爸爸好久没遇见戏这么多的人了!”

    很快,各大营销号、娱乐号都对姚扬的长微博进行了转载,#姚扬发声#空降热搜。因为姚扬提到他已经联系到了思宁本人,即将出结果,越来越多的人蜂拥到了余年微博下面,表示坚决抵制余年的新EP。

    网上是风是雨,工作也没受到影响。拍完MV,余年卸好妆,“孟哥,那我先回去了?”

    孟远正在看姚扬微博下的评论,乐呵呵的,“行,好好休息,记得明天上午十一点,准时看好戏啊!”

    知道孟远憋着气的,余年认真点头,“好,肯定准时。”

    回了家,余年洗了澡,裹着睡袍,正想给谢游发信息说晚安,没想到先收到了对方发来的。

    只有简单两个字,“晚安。”

    余年盯着屏幕看了一会儿,忽然想到什么,点开相机,食指拇指做成“比心”的手势,拍下来发给了谢游。

    过了十几分钟,谢游的消息才回了过来,“我知道,这是你在给我比心。”

    余年轻轻挑起嘴角,几乎能想象出谢游一本正经说出这句话的模样。

    很快,第二条信息跳了出来,也是一张照片,背景应该是在书房或者办公室,谢游手指交叠,也似模似样地比了一个心。

    余年很快打字回复,“晚安,你的手指很好看。”

    坐在办公室里,正在等回复的谢游看到这条信息,目光定在后半句上,耳朵骤然发烫——

    年年在夸我的手好看!

    第二天上午十一点,余年正在拍MV,与此同时,《今晨时报》娱乐版的官博发了一条新闻。

    “……本报记者于今天上午,到达了音乐著作权协会……根据登记在案的信息,我们了解到令人惊讶的消息。

    思宁,词曲作家,本名余年,宁城人,名下注册的全版权作品有《一无所有》(词曲),《远星》(词曲),《野》(词曲)……”

    同时,还附上了协会的官方资料图,包括思宁经过部分打码的个人信息表,不仅本名写得清楚,右上角还贴着余年的证件照。

    相比起余年现在的照片,只有五官显得更少年气,还有发型不一样。

    新闻一经发出,迅速就被疯狂转发。

    “——卧槽!卧槽卧槽!余年是思宁?他们是一个人?”

    “——啊啊啊啊我年年是思宁?我的天啊真是什么绝世真相!我缓缓!”

    “——作为年糕我要静静……我我我想尖叫!”

    几乎是用上了飞一样的速度,#余年思宁#就登顶了热搜。

    “——#余年思宁#把新闻翻来覆去看了五遍!我特么一个原地起跳!我只想问@词曲人姚扬,你不是说你联系了思宁本人吗?不是说很快就会有一个结果吗?哎哟哎哟脸肿了!”

    “——#余年思宁#新年吃新瓜!这瓜也是牛逼了!路人被圈粉了,三年前,余年也就刚十八岁吧?竟然就能写出《远星》、《一无所有》这样的歌,说一句天纵奇才也不为过!重点是,脸还长这么好!还会跳舞!还有梗!小哥哥你看我跪的标准不标准?”

    “——爆哭!年年受委屈了!好心疼,崽崽快来妈妈抱抱!之前一直被泼脏水被污蔑,@词曲人姚扬,出来道歉!”

    “——啊啊啊我粉的到底是什么神仙小哥哥!完完全全一体机!就问还有什么是你不会的!在年年十八岁开始写歌引爆音乐圈的时候,我特么还在准备高考!人和人之间的差距怎么就这么大?”

    “——姚扬这套路,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吧?靠撕李尹出位,李尹找代写卖人设确实不值得同情。但姚扬眼看着热度过去了,迅速开始抛瓜,之后拉薛雅林下水,发现没效果,又盯上了余年。只可惜,以为所见即世界,以为自己是个代写,别人就也是找的代写,却不知道,有的人,真的是天纵奇才,单靠自己,也能秒杀无数人!”

    “——我们年年委屈,我们年年想低调的,没想爆马的!没想到却强行被扒了马甲,难过!”

    中午,一直安静的郁青发了微博。

    “郁青:在剧组封闭拍戏,才连上网就发现又有搞事情的!年年爱写歌,但我怕影响他学习,就压着不让多写。姓姚的,你以为你三十五岁写了首《爱的人》出来,就是天赋异禀能上天了?不是我吹,从年年的废稿里随便扒拉一首歌出来,秒秒钟吊打你!给我道歉!!!”

    评论一片哈哈哈。

    “——哈哈哈护弟狂魔横空出世,青姐怒了!”

    “——哈哈哈青姐结尾用了三个感叹号,这是真生气了,姓姚的@词曲人姚扬,自觉抓紧时间道歉啊,不然会被青姐一脚踹进医院的!”

    紧接着,孟远直接转发了《今晨时报》的微博,只发了一个字,“唉。”

    “——这才叫实力嘲讽!强势模仿姚大作曲家的转发!我孟哥C位出道!”

    “——哈哈哈笑到昏厥!唉,我带的艺人怎么就这么厉害呢,唉,膨胀膨胀!”

    “——唉,我粉的爱豆也太厉害了吧?和其它(才华、嗓音、唱歌、舞蹈功力等等)比起来,最不值钱就是颜!”

    到余年MV拍完的时候,#唉,最不值钱就是颜#已经席卷了首页。趁着这热度,余年的动图、舞蹈短视频,包括写的歌的混剪,又被尽数安利了一遍。

    而姚扬的微博一直没有动静,无数人觉得自己被愚弄了,聚集在姚扬微博下面,要求对方站出来说话。同时,薛雅林的团队也抓住机会,再次重申,没有所谓的代写,一切都是姚扬为了博眼球泼的脏水。

    孟远对这结果很满意,用公筷帮余年夹了一块糖醋排骨,笑容满面,“就半天,我已经接到了七八个电话,问能不能找你约歌,我——”

    “可以。”

    见孟远有些惊讶,余年笑道,“我歌写了不少,之前忙着《天籁》,后来又一心拍戏,现在闲下来,正好都整理出来卖了换钱。至于合作对象,孟哥你能帮我把关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可以,是我本职就该做的。”孟远想起余年花钱的速度,怕伤年轻人的自尊心,委婉道,“写歌赚钱挺好的,好歹能多买两件羽绒服过冬!”

    余年眉眼弯弯,“嗯,那就麻烦孟哥了!”

    这时,一直刷着热搜的施柔惊讶道,“这什么操作?谢总竟然买了个热搜!”

    孟远眉一皱,伤脑筋道,“又是黑年年的?他怎么就这么长情啊?”

    “没有没有,没黑年年。这次画风不太一样,他买的位置正好在年年的三个话题下面,排第四。”施柔也纳闷,“热搜tag就两个字,比心。”

    余年点进谢游的微博,发现谢游发了一张照片。画面正中,是用蔷薇花瓣做成的标本,偏角落的位置,谢游指节分明的食指和拇指交叠,比了一个标准的心形。

    余年轻笑,点按屏幕,把图片存在了手机里。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